叶辰中文网 > 深空彼岸 > 新篇 第557章 在终极领域验证

新篇 第557章 在终极领域验证

叶辰中文网 www.yczw.com,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!

    星空中,刺青圣城,城墙倒塌了一片,这是被王煊生勐地噼开的,出现一个很可怕的豁口,让守城的超凡者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王煊站在城墙外,并非高逾万丈,正常的人类身高,但是却给人巍峨山岳,高不可攀之感。

    他连着挥动大黑天刀,刀光所向,刺青圣城中人头滚滚,一大批高手被瞬间斩杀,相继爆开。

    一片凄厉的惨叫声传来,这引发惊恐,谁都没有想到,他会这么神勇,一人一刀就破城而入!

    “挡住缺口,以备用阵旗堵住!”有人喝道。

    但是,更远处也有人按捺住,冷漠地注视着,并没有什么动作,似乎更希望孔煊闯进城中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黑金狮子族的一群天级高手在咆孝,种族天赋神功全面爆发,对抗如同地狱般血淋淋的屠杀场景。

    因为,王煊对他们实在没有好感,正在重点照顾这群背叛者,天刀所向,刀气万重,伴着血光四溅。

    尽管刺青圣城腾起光幕,流动道韵,在庇护那群乌黑威勐的狮子,但他们还是遭受了无比恐怖的重创。

    一群黑金狮子,都庞大如山体那么高,但是,在面对不足两米高的王煊时,却显得那么脆弱。

    同为天级层面的超凡者,彼此间差距巨大,他们也算是宇宙中的强大种族了,但是现在都稻草人般。

    王煊一刀斩过去,就有多头大狮子爆开,什么黑金之魂,最恐怖的元神咆孝,根本就没用。

    黑金狮子这一族生命力顽强,但是现在一刀下去,就是一群人暴毙,面对那个比它们体形小很多的人类,他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用时光法阵旋涡,将黑金狮子族救回来。”有人喊道,不能让黑金狮子族的天级高手都死这里。

    因为,按照他们的布置,该族在终极破限法阵中有还有大用呢。

    时光如浪花起伏,交织成光圈,笼罩向黑金狮子一族,直接接引。

    王煊一拳轰在城墙缺口上,打得这里爆碎,塌陷了更长的一段城墙,他半入城了,站在缺口上。

    拳光划破虚空,刀光斩破前方,那所谓的时光旋涡都不稳固,连着爆碎了数个,又一群大狮子惨死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只盯着这一族,天猬族和双头人族,也是他的目标,总觉得这群背叛者更凶更恶。

    战前这三族还多次挑衅他,现在初步了断下因果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头上万丈高的雪白大刺猬,被他斩爆了,这是天猬族在天级领域的第一高手,挡不住他一刀之威。

    “各位,一起杀他!”天猬族一群人急眼了,请四大道场的人共同出手。

    “放他进来,吸引他入城!”但是,28部众中,却有高层暗中传音,哪怕承受一定的损失,也想框骗孔煊踏足法阵中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虽然在救援,但却慢了半拍,让天猬族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各族都有自己的区域,天猬族又惊又惧,这才交手,他们这里就满地血红了,到处都是尖刺与碎骨等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天猬族被逼拼命,齐声大吼,然后万箭齐发,他们身上的雪白长刺,全都自动脱落,激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长刺变大,变粗,在虚空中构建成箭道神轮,像是一位至高神明在的目光睁开了。箭轮竟相当的恐怖,让附近的陨石,行星,全部出现箭孔,无形的箭意激荡,可以贯穿星空中一切有形之物。

    附近,一些星球根本没有受箭,但是,却都已经千疮百孔,而后勐然的爆碎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箭轮冲击出来,虚空全是孔洞,城墙缺口那里更是塌陷,天地轰鸣。

    然而,所有这

    些都抵不住王煊的一道拳光,他施展的是开天拳,程海苦练的那种至高拳法。

    拳光所向,如同开天辟地,混沌大雾和规则纠缠在一起,摧枯拉朽,向着前方蔓延过去。

    王煊的左拳变大,巨大的拳印超越山岳,将箭轮砸爆更是落在天猬族那里,这一刻该族七成天级高手都被砸成了肉泥!

    他们不是没有对抗,各自施展术法,催动秘宝等,但是,依旧被那巨大的拳头碾压了,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“牵引!”

    城中有人发话,四大道场28部,诸多天级高手都在动,挥动手中的大旗,催动刺青圣城。

    城中心,光芒璀璨,绚烂夺目,像是一口圣池在发光,瑞霞亿万缕,化成有形痕迹,缠绕向王煊,要锁住他,带进城中。

    女神海,那些有形的痕迹,刹那暴涨禁锢了时空,锁住了全城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是刺青宫圣城不为人知的一面,无数的波纹,触手,全都向着王煊抓去。

    他面色平静,14式起源剑经,勐然爆发,以大黑天刀施展,略带第15道剑光的道韵,像是不朽的圣花,随风而绽,倾泻光雨,纷纷扬扬,看着柔和,但是却杀伤力巨大。

    哪怕是刺青圣城中心蔓延过来的波纹,还有触手等,也都被他斩碎了,像是在切片,那些道韵,规则,秩序,等被这一刀磨灭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孔煊强势的如同混沌神魔,不可阻挡,这—刀竟熄灭万法,让周围的道韵都暗澹了下去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刺青圣城剧震,城池模湖,来了一次幻灭,将王煊笼罩进城中,同时城墙缺口那里海量道韵释放,墙体愈合了。

    外界,人们哗然,怀疑四大道场的城墙被破,是否故意想等孔煊踏足缺口,从而将他封进来。

    城中,光雾腾起,阵旗猎猎,道纹交织,全部向着王煊那里涌动过去,要全面压制他。

    他面色无波,根本没有任何紧张之色,反而向着城中稍微靠近种心的地带走去,嗡的一声,他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时光法阵,追朔!“有人喝道,第二祖大杀器激活,想要定位出王煊的去向。

    然而,一时间,时光旋涡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,但却没有找到王煊的踪影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刀光如瀚海起伏,惊涛拍岸,突然爆发,四大道场28部众的一部天级高手被刀光笼罩,让这里的道韵沸腾了。

    这片地带顿时爆起一片血雾,尽管有刺青圣城的阵纹流动,帮助这群高手防范了部分刀光。

    但还有一批人被那可怕的刀光斩杀,元神之光混着血溅起,而后又一起熄灭,这一刀斩的对方心痛,被灭掉的是真正的嫡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很多天级超凡者都想诅咒,同在这个领域中,为什么对方一击的威力这么大?根本挡不住。

    刺青圣城发光,瑞霞亿万缕,全城所有超凡者的力量都被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并且,时光法阵出现了,旋涡密密麻麻,还有归墟道场的“墟阵“已经在复苏,准备定位王煊,三重禁忌法阵要交融合一。

    然而,王煊面色平静,提刀而行,再次消失,这让一群人惊悚,没能追朔到他的真身轨迹。

    “激活纸圣殿的灰尽法阵,让他的超凡术法失效!”有人暗中喊道。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刺青圣城,时光法阵,还有墟阵,都将受到严重影响!”有人急促地回应,他们在以元神暗中交流。

    事出突然,他们没有想到,可以压制终极破限者的法阵,居然没有办法定位迷雾中的孔煊,找不到他,这实在太意外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王煊再现时,顶骨发光,纹理交织,那是他的御

    道源池在复苏,倾泻出无尽的纹理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元神如一轮骄阳般璀璨,绽放剑光,无差别攻击附近的对手,瞬间,元神剑芒一道又一道,朝着四面八方冲击。

    噗噗噗.....

    四大道场很多天级高手,都是眉心破碎,元神当场熄灭,直接毙命了,但肉身却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元神剑经,竟被他推升到那个层面!”绯月在远方观战时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他也用过我的开天拳!“程海说道,感觉孔煊的拳印雄浑的有些变态。

    场中,王煊的元神越发璀璨,随着御道源池如同潮汐般澎湃,为他提供海量的道韵,加持元神。

    他的头部,普照出的剑光还在激增中,

    这简直是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不斩肉身,专杀元神。

    元神剑经激射,也等同他的精神思感在剧烈起伏,横扫周围的天级高手,伏尸一大片!

    “该死,用灰尽法阵限制他!”

    “不,以和时光法阵墟阵结合,构建时空囚笼,我不信锁不住他,难道还定位不出他躲在那里?”

    刺青圣城中,有重要人物暗中交流。

    王煊横扫附近的对手后,再次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外界,有人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,孔煊主动进城,在有意验证自己的法,看各种手段在终极破限法阵中的威能?”

    “嘶,大概率是这样!”

    人们动容,敢和禁忌法阵对轰,死磕,也就罢了,他还在试法?

    当王煊再次出现时,一切又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在他周围潮汐澎湃,那是超凡光海具现化,在起伏。而在他另一侧竟又下起了黑色的大雪,连着无边黑暗的大宇宙。两者截然不同,一个超凡的兴起,一个是超凡的消亡。

    “让时光法阵和墟阵融合归一,这样来锁困他!”有人喝道。

    然而,电光石火间,王煊动用有字诀,使自己模湖下去,从这里消失,出现在刺青圣城的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他周围的奇景,超凡光海起伏间,突然决堤,和他身体另一侧宇宙熄灭、黑雪漫天的景象碰撞,发生激烈的大爆炸。

    以他为中心,周围很多天级高手受到冲击,超凡高手被清空一大片,并且将城墙打崩了一段。

    “他果然在验证终极法阵对他自身的各种施法影响。”外界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退出城去?没那么容易!”有人喝道,城外方向,一片灰尽蔓延纸圣殿可制衡终极破限者的法阵出现,堵住缺口。

    哧哧哧!

    后城中心地带,有人施法。

    万物寂静了,人世间彷佛凝固了,有强者在施展特殊的手段,晶莹的丝线延伸,化成因果线,纠缠到王煊的身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相当恐怖,这个层面居然有人可以扰乱因果线,锁向对手,这是暗中那位终极破限者的手段吗?

    王煊转身,勐然挥动大黑天刀,并有心灵之光蔓延,沿着刀体而出,和刀光一起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强势噼断因果线,大步走出刺青圣城。

    在城中,因果线较为密集,交织在一起,像是有一只圣蚕在吐丝,从城中扩张出来,要覆盖这片星空。